启功:你这是刀法不是笔法

一、多数人迷信源于误解

或问学书宜学何体,对以有法而无体。所谓无体,非谓不存在某家风格,乃谓无某体之严格界限也。以颜书论,多宝不同麻姑,颜庙不同郭庙,至于争座、祭侄,行文草稿,又与碑版有别。然则颜体竟何在乎?欲宗颜体,又以何为准乎?颜体如斯,他家同例也。

二、字形构造应该尊重习惯

又有人任笔为书,自谓不求形似,此无异瘦乙冒称肥甲。人识其诈,则曰不在形似,你但认我为甲可也。见者如仍不不认,则曰你不懂。千翻百刻之《黄庭经》,最开诈人之路。

三、你写的是刀法不是笔法

碑版法帖,俱出刊刻。即使绝精之刻技,碑如《温泉铭》,帖如《大观帖》,几如白粉写黑字,殆无余憾矣。而笔之干湿浓淡,仍不可见。学书如不知刀毫之别,夜半深池,其途可念也。

四、选毛笔请勿买椟还珠

主锋长,副毫匀。管要轻,不在纹。所谓长锋,非指毫身。金杖系井绳,难用徒吓人。

五、临帖太像也是一种病

或问临帖苦不似奈何?告之曰:永不能似,且无人能似。即有似处,亦只为略似、貌似、局部似,而非真似。苟临之即得真似,则法律必不以签押为依据矣。

六、学今人你就玩完了

学书所以宜临古碑帖,而不宜但学时人者,以碑帖距我远。古代之纸笔,及其运用之法,俱有不同。学之不能及,乃各有自家设法了事处,于此遂成另一面目。名家之书,皆古人妙处与自家病处相结合之产物耳。

七、执笔没有固定的方法

古人席地而坐,左执笔管,肘与腕俱无着处。故笔在空中,可作六面行动。即前后左右,以及提按也。逮宋世既有高桌椅,肘腕贴案,不复空灵,乃有悬肘悬腕之说。肘腕平悬,则肩臂俱僵矣。如知此理,纵自贴案,而指腕不死,亦足得佳书。

八、“书法童子功”是假的

写字不同于练杂技,并非非有幼功不可者,甚且相反。幼年于字且不多识,何论解其笔趣乎?幼年又非不须习字,习字可助识字,手眼熟则记忆真也。

九、写论文时再看书论吧

或问学书宜读古人何种论书著作,答有钱可买帖,有暇可看帖,有纸笔可临帖。欲撰文时,再看论书著作,文稿中始不忧贫乏耳。

十、如何才能写好字

行书宜当楷书写,其位置聚散始不失度。楷书宜当行书写,其点画顾盼始不呆板。

启功《论书札记》完整版▼

本书系启功先生谈论书法札记,同时,又可以欣赏启功先生的书艺,值得一读。

释文:

写字不同于练杂技,并非有幼工不可者,甚且相反。幼年于字且不多识,何论解其笔趣乎?幼年又非不须习字,习字可助识字,手眼熟则记忆真也。

释文:

作书勿学时人,尤勿看所学之人执笔挥洒。盖心既好之,眼复观之,于是自己一生,只能作此一名家之拾遗者。何谓拾遗?以己之所得,往往是彼所不满而欲弃之者也。或问时人之时,以何为断。答曰:生存人耳。其人既存,乃易见其书写也。

释文:

凡人作书时,胸中各有其欲学之古帖,亦有其自己欲成之风格。所书既毕,自观每恨不足。即偶有惬意处,亦仅是在此数幅之间,或一幅之内,略成体段者耳。距其初衷,固不能达三四焉。他人学之,籍使是其惬心处,亦每是其三四之三四。况误得其七六处耶。

释文:

笔不论钢与毛,腕不论低与高。行笔如“乱水通人过”,结字如“悬崖置屋牢”。

释文:

主锋长,副毫匀。管要轻,不在纹。所谓长锋,非指毫身。金杖系井绳,难用徒吓人。笔箴一首赠笔工友人。

释文:

锋发墨,不伤笔。箧中砚,此第一。得宝年,六十七。一片石,几两屐。粗砚贫交,艰难所共。当欲黑时识其用。砚铭二首旧作也。

释文:

一九八六年夏日,心肺胆血,一一有病。闭户待之,居然无恙。中夜失眠,随笔拈此。检其略整齐者,集为小册。留示同病,以代医方。坚净翁启功时年周七十四岁矣。

首页娱乐